新月之誓约

这里誓约,现役骑空士,前梦之咲转校生、审神者、迦勒底御主。
画画为主,偶尔写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放飞自我,耶。

【英杏】溺爱

*ooc预警
*挺黑的 监禁强x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写作业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其实也不算……
超级喜欢监禁黑暗向^q^我觉得我没救了(……
以及推荐歌殿的original  reasonance 啊为了这歌我居然去补了疯狂卖腐的歌殿3 我好厉害啊我居然看完了(……

-
腥甜的味道在鼻腔蔓延,杏睁不开眼,只是感到全身上下被绳索束缚,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刺痛感和诡异的恐惧感让她稍稍清醒了一点。
酸疼的四肢渴望着被解放,杏艰难的地挪了挪身子,努力靠着因为刚刚醒来而一片混沌的大脑分析目前的情况。
双眼被蒙住,浑身被捆绑,精神不清醒……她这是被绑架了吗?
……不,不对。
总觉得那里有种违和感。可是她想不起来,不管怎么样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过了什么。
有风从她身旁拂过,她的眼前还有着光芒,这说明她被关的地方并不密封,至少还有希望逃出去。
突然,不知从何处响起了钢琴的声音。柔和而又完美的旋律交织,如水般温润的曲调似乎连坚冰都能融化,却在她的心中泛起恐惧的波澜。杏感到有冷汗从她背后沁出,她似乎十分排斥这首曲子,仿佛这并不是音符跳跃的声音,而是阴厉的催命曲。
手和脚的神经系统好像被麻痹了一般,在这样的节奏中她竟恐惧到全身无力的程度。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在那空白的前一瞬间,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
绝望感绞成一团乱麻。杏努力地在这可怖的温柔中挣扎,试图靠毅力驱动双腿。
似乎是弹奏着的那个人察觉到了什么,钢琴声戛然而止。
“一一没用的哦。”
温柔得仿佛初春拂过的第一缕风的声音响起,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抚上杏毫无血色的脸颊,青年湛蓝的眼眸中,只能容下杏一个人。
熟悉的触感,熟悉的嗓音,熟悉的……那个人。
杏有一瞬间的窒息。记忆突然如同潮水般涌向她,杏瞳孔猛缩,清晰到她不愿意再回想起一幕一幕走马灯花般的在她脑海中回放。一股寒意从灵魂深处传来,那个人留下的烙印传来的刺痛感像一把重锤,狠狠地击打着她心脏最脆弱的部分。
隐秘的某处被贯/穿而传来的疼痛,那个人在她身上低低呢喃的爱语,以及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交错缠绵,最后变成一声声支离破碎的求饶,带着被黑暗所吞噬般的绝望。
想逃。想逃。想逃。
但是,但是已经一一
拥有着一头如阳光织成的金色短发的青年,俯下修长的半身,用如天空般清澈盈蓝的双眸注视着眼前被束缚的杏,声音一如既往的优雅动听,在此时却犹如索命的恶鬼,将杏心中的所有希望狠狠碾碎。
不留一丝余地。
“杏,准备好了吗?”
杏开始发抖。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原本被她强行压抑的黑暗情绪如同被灌以甘霖的野草,疯狂地滋长。
青年却丝毫不在意她的反应,不如说他是享受着的。将不住地颤抖着的她抱起,樱花般的唇轻轻覆上她苍白的唇瓣,眼眸深处,是浓郁得无法融化开的宠溺。
将她递在冰冷的钢琴上,黑白交错的钢琴键因为她的重量而发出低沉又绝望的哀鸣,从窗边溢出的冷风吹拂,与钢琴合奏。她的身上沾上了钢琴上的不知是谁的丝丝血迹,惨白的肌肤染上嫣红,妖冶而又诡异。
他轻柔地解开了她双眸前的束缚,柔顺的丝绸下,露处一双空洞而无神的眼。
在她的额前留下深深的吻,他在她耳畔呢喃着疯狂爱语,正如他眼底的那份扭曲一样,炽热得仿佛要燃烧。
“杏,我爱你。”
一一所以,成为我一个人的所有物,永远,永远地和我在一起吧。
一一永远,永远地陪我沉沦,直到这份溺爱燃烧成灰烬。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