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之誓约

这里誓约,现役骑空士,前梦之咲转校生、审神者、迦勒底御主。
画画为主,偶尔写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放飞自我,耶。

隔离病栋 【一期乙女/人造的少女与负罪的军官】Chap.01

乙女 一期X原创女主
自设有 雷慎入 架空
参考有 因为有点想弄成囚人与纸飞机的感觉吧…看了小说的话就知道啦!

…愚人节刚过发这种东西真的好吗!

-
“…你,想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在第一次获得「生命」的那一刻,在对上青年那有些冷漠,疏离,却藏着深深痛苦的双眸的那一刻,这句话透过厚重的玻璃外罩,透过浓得快要凝成实质的营养液,奇迹一般地传到了我的耳中。
…这是他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


-
“生命体征…正常。”
“脑内容量…正常。”
“剩余使用寿命…只有1年了吗。”
随着穿着白色衣服的研究员口中喃喃声的停止,触须一般的机械缓缓从我的身上脱落。
我抬起头,撞上那溢满疯狂之色的双眸。他用观赏最高杰作的眼神打量着我,一寸一寸,犹如蛇吐出冰冷的信子,又如死神举起的黑色镰刀,一点点地,从头到尾地将我凌迟。
“你是由我命名,创造的最高杰作,零。”
虬枝一样的枯瘦的手,抚上了玻璃的外壁。年迈的科学家缓缓下达了命令,“你将听令于我,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刻。”
…是吗。
我好像听见我内心深处冷笑的声音,但是却被来人打断了。
“博士,长官在找你。”
身穿军服的青年敲了敲门,冰蓝色的发丝叠下重重阴影,琥珀色的双眸掩于军帽之下, 神色晦涩不清。
“噢…”博士的神色一下子冷下来,虬枝一般的手上暴起青筋,“我这就去。这里就麻烦你了,一期上将。”
被称作一期的军人点了点头,算作应允。
我见过这个青年。我直直地盯着他,直到他脱下帽子,露出冰蓝色的发丝和白皙的脸庞。机械映出的惨白的灯光,也磨灭不了他周身散发的温暖的气息。
他注视着我,由于刚摘下帽子而显得微微凌乱的发丝如春日初融冰的湖,细细地散落在瓷般白皙的肌肤旁。琥珀色的瞳眸,不似蜂蜜一般浓稠,而却像宝石一般剔透,清晰地倒映出我局促而不安的模样。
…比起我,他更像上天最高的杰作。
然后他笑了,优雅而从容,像湖面落下的一片羽毛——轻轻地,泛起了一阵阵涟漪。
“你在看着我。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他问我。
我张了张嘴,营养液却涌了进来。我不确定这样的我的身体里有没有“声带”这样的系统,但是在我脑中植入的知识中,人类发声是需要“声带”的。
“声带”的肌肉受迷走神经的控制,可以调整张力,以改变振动频率。人类呼吸时,声带张开,从气管和肺冲出的气流不断冲击声带,引起振动而发声,在喉内肌肉协调作用的支配下,使声门裂受到有规律性的控制,这才能做到“发出声音”。
…以现在的状态来看,我大概是做不到吧。
青年显然也意识到这点,苦笑了一下,“好像你没办法回答我呢。”
我点头,然后伸手,在玻璃罩的内壁中一笔一划地写道,[这样呢?]
为了让他看懂的难度系数变低一些,我是反着写的。
他愣了一下,“倒是不错的方法。你的大脑…很灵活啊。”
[因为是人造人吧。]
我歪头,在玻璃罩上写下了我觉得他会在想的事情。他的眸色深了一分,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大概是想要遮住眼中涌动着的情感。他沉默了,然后轻轻呼出一口气。
是在控制什么情绪吧。
…为什么我会这么清楚呢?我只是一个,被赋予了生命的人造人而已。
不管怎样,我敲了敲玻璃罩。青年猛然回过神,然后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在想一些事情…”
[你看起来很疲惫。]
“……”青年又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一般,惭愧地笑了笑,“在你面前,我总是无所遁形啊。”
……?什么意思?
“没什么,”他摇摇头,“是我太累了吧…战争总是无休止的,我确实是…对此感到十分的疲倦了。但是…”
他突然不说了。那双琥珀色的眸中映出的情感太过复杂,太过强烈,一时让我分辨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却微妙地又能明白。
…到底是为什么呢?陌生却又熟悉…可我明明与他相隔的不仅仅是一块厚重的玻璃罩,为什么又能让我感到奇妙的共鸣?
“啊啊…抱歉…我…一想到那个人的事情,就会失态。”冰蓝色发丝的青年再一次露出苦涩的笑容,“抱歉。”
为什么总是在道歉呢。这种沉重而布满阴霾的氛围,不适合这个人啊。
为了打破这种气氛,我敲了敲玻璃——
[对了,向我说说吧。]
——[我想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大概是有些惊讶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然后他又笑了,但这大概是他今天对我露出的第一个真心的笑,像融化的坚冰一般,让我也稍稍有些触动。
“好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