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之誓约

这里誓约,现役骑空士,前梦之咲转校生、审神者、迦勒底御主。
画画为主,偶尔写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放飞自我,耶。

【恩奇都x咕哒子】许你永不失效的魔法(番外)

太棒了,太棒了呜呜呜呜呜(语无伦次

徒现:

前提:
啊哈!没想到我又更这个系列了吧´_>`
这次字数稍微有点爆炸,感谢能耐着性子看到最后的你qwq照例说一句:人物属于官方,欧欧西属于我w


——————————正文ON——————————


多年以后,当拯救人理的使命终于结束,恢复普通人身份的你离开迦勒底,悠悠哉哉坐在种满各色鲜花的庭院里的躺椅上再次打开手机相册重温这两张照片的时候,内心那股感动仿佛一圈圈涟漪在你心房漾开,笑意忍不住在你嘴角翘起。


“又在看那两张照片吗?”一如当年如沐春风的温和声音在你身后响起,你转过头看到那穿着家居服套着围裙,及肩绿发随意束起的青年,他的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


“是呀是呀,每次看到这两张照片都觉得当时的自己好傻。”为什么以前的自己这么患得患失呢?现在的你真的无论如何都无法了解当初自己的心情,然而有一份心情,心怀至今未曾变过,“还有,小恩你如今就在我身边这个事实真的让我很感动。”——这是一份名为奇迹的感动。


当初时代特异点完全修正,万恶根源完全解除之后,受到世界法则的约束,纵使有诸般不舍,来到现世的英灵们都必须回归英灵座,恩奇都也不例外。


其实你早就知道离别是必然,在迦勒底时你一次次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陷入太深,你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好能够直面离别心理准备,可是当你看到恩奇都化作光粒消散于虚空,你还是捂着眼哭出了声。


恩奇都轻轻伸出手想要为你擦拭眼泪,然而透明的手径直穿过了你的脸,一切的挽留都是徒劳。


“呐,Master不要哭了哟,笑着的你最好看了。”恩奇都收回手苦笑说,连他平日闪烁开朗温和的瞳孔此刻也变得黯淡无光。


“哈哈哈谁说我哭了!”你难过地咧开嘴,真的很想笑着目送恩奇都离开,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这样就很好了。”恩奇都笑了笑,靠了过来,在你额头印下虚吻,越发透明的身体最终消散在空气中,不留一丝痕迹。


你像个胆小鬼一样低下了头,连恩奇都离开的时候究竟是什么表情都不敢去看。


你选择离开迦勒底不是因为怕触景伤情什么的,单纯是因为平庸的自己的确帮不上忙,而且在迦勒底你当蛀米大虫实在太久了,是时候出去看看人理修正之后的世界了。


你漫无目的地走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风景,像是日本的冬木,法国奥尔良,意大利的罗马……你把你曾经走过的特异点再次走了一遍,不得不感叹时代日新月异,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


美索不达米亚一直是你最想来的地方,你如愿以偿来到这里,纵使时代跌宕,这块土地王朝多次更迭,转瞬间这里被现代化气息覆盖,但你仍能感受到某位古老贤王清明的政治遗风,以及经常在贤王身边拌嘴但是接人待物都很温柔的青年所遗留那股清新的自然之风。


虽然很想就这样说服自己【小恩就在身边】,但是事实就是你的身边空无一物,站在高处俯瞰平原风景的你失声痛哭。


从迦勒底拿到的报酬被你挥霍的差不多了,特异点重温之旅也已结束,你漫无目的来到一处风景宜人、氛围闲适的无名小镇,打算就在这里落脚了。


这个小镇以园艺产业为主,大街小巷都有鲜花点缀,邻里之间相处和睦,整个小镇的生活节奏慢慢悠悠,没有大都市那种快节奏的压迫感。


是个适合养老的好地方呢。二十多岁的你理所当然的想,你觉得自己的心理年龄应该已经半百,和老人家没什么区别。


你利用所剩无几的资金在小镇盘下了一个店面做起了花艺生意,网上查询的时候了解到花店的工作内容似乎挺轻松的:每天给鲜花换换水,做做花材修整,制作订单配送什么的……嗯真的,理论上是挺简单的,实际做起来真是惨不忍睹,你已经记不清有多少运来的鲜花毁在你手里,给玫瑰挑刺的时候被数不清的刺扎破了手。


最后隔壁花店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边控诉你糟蹋鲜花的罪恶行径,一边不厌其烦地教你护花技巧。


就这样磕磕绊绊之下,花店总算勉强经营下来了。


闲来无事的时候你就坐在花店柜台旁一边喝皇茶一边阅读本地日报什么的,一晃一天就过去了。


一天,你像往常一样做完花卉护理工作,打扫好店内环境卫生之后便坐在柜台旁拾起当地日报慢悠悠地看了起来。偶尔会有客人进来询问花种或者进行采购,你游刃有余地应付完这些事务便继续回去看报纸。


“叮铃铃铃——”店门口的铃铛悦耳地响了起来,看样子又有客人进来了。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您有什么需求呢?”你并没有想要放下报纸的意思,礼节性地说了一番招呼客人的话后便没有下文了。


反正也就进来看看而已嘛。你心想,这样的客人你见多了,如果太过热情反而让他们感到不自在,还不如让他们自己选择,有不懂的再问你,你也可以有针对性的作出相应解答——好吧,这其实这是你懒癌患者的节能生活方式。


“请问——”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跃起,“送给爱人应该选什么花好呢?”


那温和的声音就像一块小石头,重重地投入湖中溅起激烈的水花,你的心弦被触动,捏住报纸的手轻轻地颤抖起来。


你有点梗塞的开口:“本店的花都有表达爱意的含义哦,像是郁金香、蔷薇花、百合花、玫瑰花、满天星……它们都有着不同的爱的含义,不知道客人您是想要哪一种呢?”报纸阻隔了你和他的视线,你就这么微举报纸,仿佛你在认真读报无暇顾及其他,事实上你的内心早就乱了阵脚。


“这样啊。”来客轻笑了一声,声音离你更近了,“那这里的花我都买下吧。”


“这里的花价格都挺贵,客人你带够钱了吗?”报纸的边角被你捏皱,你努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很抱歉我并没有钱呢。”客人的声音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和某个坏心眼的绿发英灵真的很像。


报纸被轻轻地提开,你抬头对上了一双流光溢彩的金色瞳眸。


客人眼睛微眯笑着说:“不如就用我的一生来偿还这个债务吧。”


他的头发与从前相比短了许多,细碎的发恰到好处地在额前垂下显得那么干练和英气。他身穿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衣袖微微卷起,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捧住你的脸。


为什么呢?明明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老了,对很多事都没什么触动了,为什么再看到故人的时候内心起伏还会这么大呢?你变得不再理性,身体还是非常诚实地做出了反应。


“小恩——呜!”你扑向恩奇都的怀抱泣不成声。


大概是因为你沉睡的心因为心心念念的人出现在你面前而再度复活了吧。


“好啦好啦,Master,你都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呢?”你突然哭泣让恩奇都有点手足无措,他只能不断的抚摸你的背尽量安抚你的情绪。


抽噎声渐渐停息,哭过的你眼睛红肿,眼球周边的肌肉抽动着很是疼痛。


“小恩真的是你吗?”你紧紧抱住恩奇都,恨不得把他揉进身体里,但还是不相信这份碰触的真实感。


只听恩奇都嗤笑一声:“哈哈哈,这么久不见,Master你还是好可爱,抬头看看我,我就在你面前呀。”


你迟疑着抬起头,恩奇都的脸在你眼中近距离放大,随之而来的是你的唇瓣传来柔软触感。一开始只是唇与唇之间轻轻地摩挲,灼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你觉得自己仿佛浑身烧了起来,灵巧的舌头顺着唇间缝隙划入你的口腔……直到你快要窒息恩奇都才停了下来。


“怎样?这个吻可是真实的哦。”恩奇都笑说。


“那你以后都会在我身边吗?”你红着脸,声音还是有不确定的迟疑。


恩奇都拨开鬓前碎发别在耳后,苦笑说:“Master你忘了吗?我曾经向你许过一个永不失效的魔法,如今,这个魔法还在延续,今后也不会失效哦,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不管是因为圣杯愿望机的作用还是因为某魔仙堡念咒语会咬到舌头的魔术师的帮助,恩奇都作为人留在了现世,来到了你的身边,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后来为了偿还买花的“债务”,恩奇都留下来帮你照看花店,而且,自从他来了以后,店里的鲜花经过他的养护变得更加娇艳更加有生机,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你又沦为了蛀米大虫,甚好甚好。


(ps:看到这里你们就当完结了吧,感觉下面真的很放飞)


突然手中的手机被抽走,你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诶,小恩你怎么拿走我手机呀!”


“别以为我看不到,前一秒你还在玩《Fate Grand Order》。”恩奇都点开多窗口,关掉相册,下个界面就是FGO英灵池界面,“你最近经常玩这个游戏呢。”


“诶诶,被你发现了。”你眼神飘忽,最后还是央求说,“小恩呀,今天是恩奇都池up开启的日子,虽然我坠得很惨,但是我相信这最后一发单抽我可以入魂!”


你朝恩奇都可怜巴巴地眨眼睛,乞求他能心软把手机给你:“你就让我抽一发呗。”


仿佛毒瘾少女向戒毒所工作人员哀求“你就让我吸一口吧”。


恩奇都嘴角上扬,笑眯眯看着你。这样的笑意通常都带有腹黑特性,让你心里不住地咯噔一下。


“呜!”果不其然他给了你当头一个爆栗。


“本人就在这里,你这么沉迷虚拟人物我可是很受伤的哦,MASTER——”虽然你所沉迷的游戏人物也是他,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来到现世他都是直呼你名字的,这次他特意说出在迦勒底时对你的称呼。


“你坏坏!”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麻婆豆腐,你确定不来吃?”


……


恩奇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着你的手机转身回屋了。耐不住美食诱惑的你立刻败下阵来,翻身离开躺椅,非常狗腿地跟在恩奇都身后,还一边问除了麻婆豆腐还有其它什么菜,恩奇都一一给你回答。


你没发现,恩奇都手中的手机闪现金光,在光束交织下渐渐荟萃出一张枪兵职阶的金色卡面。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恩奇都抽到的枪金卡是龙娘/芬恩(喂!)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许你永不失效的魔法》这个系列真的完结了,但是小恩和咕哒子的故事还会继续,祝愿大家七章一发入魂出小恩ww
啊,最后的最后,恭喜学妹和医生B萌大胜利!不过稍微的,觉得医生和夏目的半决赛更像是决赛让人紧张。

评论

热度(64)

  1. 新月之誓约徒现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太棒了呜呜呜呜呜(语无伦次